Murase Comments on General Principles of Law at ILC (2019-)

Murase Comments on General Principles of Law (GPL) at ILC (2019-) Note: I made comments on the topic of 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 six times over the years at ILC, which are reproduced below. These are the original manuscripts. They are reproduced in the ILC summary records, which are however shortened versions of the original statements.…… Continue reading Murase Comments on General Principles of Law at ILC (2019-)

Murase Comments on Jus Cogens at ILC (2016-2019)

Murase Comments on Jus Cogens at ILC (2016-2019) Note: I made comments on the topic of jus cogens four times over the years at ILC, which are reproduced below. These are the original manuscripts. They are reproduced in the ILC summary records, which are however shortened versions of the original statements. I often had to…… Continue reading Murase Comments on Jus Cogens at ILC (2016-2019)

Murase Comments on 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 at ILC (2012-2018)

Murase Comments on 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 at ILC Note: I made comments on the topic of 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 six times over the years at ILC, which are reproduced below. These are the original manuscripts. They are reproduced in the ILC summary records, which are however shortened versions of the original statements. I often had…… Continue reading Murase Comments on 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 at ILC (2012-2018)

Obituaries at ILC (Professor Alexander Yankov)

Obituaries at ILC (Professor Alexander Yankov) Shinya Murase We were all deeply saddened to learn of the death of Professor Alexander Yankov on 17 October 2019. Professor Yankov (22 June 1924 – 2019) was a prominent jurist, a successful diplomat and a brilliant scholar. He was a former member of the UN International Law Commission…… Continue reading Obituaries at ILC (Professor Alexander Yankov)

Meeting with Doctoral Students at PKU

Meeting with Doctoral Students at PKU, 27 September 2019 1. A Doctoral (PhD, JSD) dissertation should be “analytical” rather than “descriptive”. 2. Selection of the topic for a doctoral dissertation: Originality and uniqueness of the analytical perspective is the key for a doctoral dissertation. 75% of a successful dissertation is determined by how you select…… Continue reading Meeting with Doctoral Students at PKU

Summaries of My Novels (3) Chinese Version

幻影之上:琉球国的爱与希望(幻影之嘉例吉:牧志朝忠与千琉),黑内彪吾(村濑信也)著,(东京:信山社,2016年,314页,日本)本小说中文大纲由中山大学法学院硕士生黎翀翻译 故事摘要 主角: 牧志朝忠(板良敷朝忠)(1812-1862?,鸦片战争时期于北京国子监学习,任翻译、外交官职,后成为琉球国务大臣) 染谷千琉(1835年生于久米岛,传统琉球舞蹈“琉球舞踊”的舞者) 摩文仁亲方贤由(琉球朝廷高级官员,守旧派“黑党”领袖,朝忠的夙敌) 恩河亲方朝恒(琉球朝廷高级官员,开明派“白党”领袖,朝忠的盟友) 林英奇(北京国子监的教授) 林俊英(林英奇之子) 林珊英(林英奇之女;朝忠在北京时的初恋) Jan de Jong(朝忠在国子监的同学,来自荷兰,后与朝忠达成一项荷兰和琉球的友好条约) 安仁屋政辅(朝忠的英语老师,其后称号为于世山亲方,最高院法官) 安仁屋政正(政辅的儿子,朝忠终生好友,其后称号为津波古亲方,琉球国末代君主的讲师) 喜舍场亲云上朝贤(津波古的学徒,琉球国末代君主的讲师,1914年《琉球见闻录》的作者) 板良敷朝昭(朝忠的二儿子) 幻影之上:琉球国的爱与希望 前言: 琉球国是一个与中国、韩国、菲律宾、泰国、马来亚和印度尼西亚有贸易往来的国家,在中国皇朝的庇护下,持续繁荣昌盛了几世纪,直至1609年被日本萨摩藩入侵控制。作为一个受中日双重征服的小国,琉球国仍然努力维护其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完整性。朝忠和千琉就是那些拼命维护人民荣耀的人之一。 第一章:岛屿剪影 故事以板良敷朝忠(男主角)结束在北京国子监的三年学习生活、重返琉球国为起始。使船驶离了福州。当时在船上,摩文仁贤由是琉球国的最高级官员,他毫不掩饰对朝忠的鄙夷,而朝忠是个来自低级武士阶层的聪明年轻人。航行一开始是很愉快的,随后情况在公海上变得不太平且危险起来。十天后,众人指着一座岛屿欣喜而泣,“那是久米,久米岛!” 在久米岛上,总督在他的住所举行晚宴和传统的琉球舞会。在舞蹈队里,有一个六岁的小姑娘耀眼夺目,她的名字叫千琉。翌日早上,千琉和她母亲来到久米岛的真谢大港,为朝忠送行。朝忠回忆起他在北京的日子…… 第二章:异国之土 朝忠21岁的时候,他被选派参加琉球国的外交使团,向中国皇帝表达感激之情,之后便留在北京国子监学习。尽管朝忠只不过是出身于低级武士家庭的三男,他却是琉球国立大学最好的学生,所以他才被选中去北京留学。 一到北京,朝忠就被中华文明的恢弘和辉煌所震撼:故宫(紫禁城)看起来比首里(琉球首都)的故宫大几百倍,这强烈的差异,使国子监图书馆所有藏书的文字都显得苍白无力。朝忠还发现,他所学过的知识只与当时中国十二三岁的孩子相当。因此他不分昼夜地学习,希望借此能追赶上同窗的脚步。 朝忠的一位教授,林英奇,对他十分友好,常常邀请朝忠至住所吃饭。教授有一位二十一岁的儿子林俊英和一位十七岁的女儿林珊英,都十分聪明。其中,女儿林珊英更是蕙质兰心,朝忠渐渐爱上了她。后来,鸦片战争爆发,当英国舰船到达天津的时候,林俊英和朝忠在林珊英的要求下与其前往并查看究竟。当他们亲眼看见那些船坚炮利的舰只时,心里除了震惊,就只剩下忧愁。 朝忠在国子监的一位来自荷兰的同学Jan De Jong告诉朝忠,琉球理应独立于中国和日本。在当时,尽管处于中国和日本(萨摩藩)的双重控制下,琉球还是一个独立主权国家。Jan的建议也一直影响着朝忠。很快,朝忠需要归国效力了,他悲痛地告别了所有人,尤其是林珊英。 第三章:强风袭来 朝忠归国三年来,一直在失望中徘徊。他仅仅能在一个无能的政府下做一个无薪的助手。但生活也不只有灰暗,他成为了安仁屋政辅的学生。安仁屋曾经在19世纪20年代英国人造访琉球时担任翻译,时任英国上尉贝佐·霍尔(Basil Hall)对其才智赞赏有加。 朝忠和他家人生活在琉球的首都首里。某天早晨,西风吹拂,安仁屋政辅之子安仁屋政正拜访了朝忠,请求他到家里与父亲一起商谈急事。安仁屋政辅发现有一艘外国船只正在驶向琉球,在久米岛已经用烟雾信号交流过了。他希望朝忠去那霸泊港看看那是商船还是战舰。 那是一艘法国的战舰,上面搭载了十门火炮和二百五十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萨摩国的总督下令召开会议,朝忠复命后,安仁屋政辅令他陪同前往。 第四章:严峻考验 相当于琉球保护者的萨摩藩的总督,要求琉球政府对法国战船的事情作一个解释,但琉球政府中没人能给出任何回答。在安仁屋政辅的请求下,新总督允许了朝忠回答。朝忠的回答十分直截了当,深得总督欢喜,却显然也冒犯到了琉球政府的官员们,尤其是摩文仁贤由。朝忠意识到,这将使他的仕途更加坎坷。 官场失意,朝忠第二天悻悻然来到泊港。不过这次他仅仅是来观察那艘法国战舰的。他身边坐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身边有两个贫穷的渔民。一个渔民对另一个说:“在这等会,我去跟他们商量一下价钱。”很明显,这个女孩是即将要被卖到妓院去的,但她看起来并不忧愁。她开始跟朝忠聊天,中间问到那艘船。朝忠向她解释了法国、圣女贞德以及红酒。然后那个离去的男人回来了。另一男人,即小女孩的父亲,对女孩说:“我们其实不是一定要……”但女孩坚定地回答:“我会去的。”朝忠深知自己帮不到她什么忙,于是给了她一块黑糖。女孩回头对朝忠说:“真甜!” 几天后,安仁屋政正又来找朝忠,让他马上去见安仁屋政辅。安仁屋政辅告诉朝忠,萨摩总督在法国人的要求下,狠狠地责备了摩文仁,同时表扬了朝忠。这也是朝忠意料之中的。同时,琉球政府决定让朝忠担任翻译官。朝忠欣喜若狂,随即把那小女孩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第五章:外交译官 从那天后,朝忠就不分昼夜地在处理各种事宜。法国人要求开放琉球并签订条款,而琉球除了借口推迟商谈外,别无他法。法国上尉杜普林(Duplin)对琉球的做法感到十分气愤。在谈判桌上,他命令士兵拔剑包围琉球代表。朝忠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个情形,手中准备了一些花朵。他交给每个士兵一枝花,跟众人说:“琉球只是一个没有武器的小国家。我们代代相传着一个理念,当有人拿着武器指着我们的时候,我们应该给他们送上一朵花。”杜普林终究还算客气,似乎对自己的鲁莽有些后悔。最终,他和他的战舰在没签订任何条约的情况下离开了琉球。 上级问起缘由,朝忠便说这是鸦片战争启发他的,他确信法国人会在谈判中展示武力,就像英国人在鸦片战争后的谈判时对中国人做的一样。朝忠的所有上级闻言,都对其高超的外交技巧表示了赞赏。经此一役,朝忠立即成为了琉球外交事务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尤其是在那个殖民主义愈发严重,外国军舰开始常常“来访”的时期。 第六章:生活点滴 听说朝忠晋升为王国翻译官后,龟山家派人前去祝贺。此人进一步传达了龟山家的强烈希望,或说是要求,尽快实现十年前朝忠与龟山家大女儿娜焙(Nabe)的婚约。朝忠从来没有见过娜焙,对这桩婚事也是无动于衷。他的心里依旧只有林珊英。不幸的是,在朝中前往中国的那几年里,他的家庭接受了龟山家的救助。这也使他无法撕毁这份婚约。 娜焙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她做事很认真,能把家务事料理得一清二楚。朝忠在泊港的事务十分繁忙,而泊港又距离他家近十六千米,常常只得居住在政府分配的小房间里。他需要一名仆人,但他的薪水对于那样的开支显得有些杯水车薪。不过,娜焙某一天带来了一位叫次郎的人。次郎愿意接受非常低的薪水,因此朝忠终于获得了一位帮手。次郎是一位忠实的助手,除了朝忠的事情外,他也经常帮忙朝忠家族的琐事,因此朝忠也不必常常返回家中。尽管如此,很少回家的朝忠和娜焙在后来的几年里仍然拥有了三个儿子。 朝忠需要照看一位被杜普林留下非法暂居的法国人佛尔卡多(Forcard)以及来自英国的医学传教士约翰·贝特尔海恩(John Bettelheim)一家。然而琉球国不允许外国人生活,更不允许基督教出现,所以朝忠也要监视他们,以免他们传播基督教。但是,朝忠仍然教会了约翰说日语;作为交换,约翰也教了朝忠英语。约翰不能传教,但他作为医生拯救了很多得了天花的琉球人。他对琉球的医学贡献可圈可点。 第七章:染谷酒馆 岁月如梭,33岁的朝忠担任琉球翻译官已经六年了。琉球作为日本萨摩氏族的被保护国,经常需要和萨摩武士们进行会谈。朝忠常常需要与会,而会议地点就在泊港旁辻街(Tsuji)的小酒馆里。说是酒馆,其实就是妓院——对此还曾有“三百辻楼,三千美妓”之言。由于琉球地处中日之间,同时受到两国的管辖,因此经常有外交人员往来,而这小镇长期处于琉球国王的庇护下,便专门用于接待各国来使,尤其是来自明朝、清朝和萨摩氏族的外交官。 辻街有它独特的规矩:全部由女性运营,没有男人,所有男性都只是顾客。每个酒馆都由一位叫“抱母”(Anmar)的女性(即鸨母)管理,她们对手下叫“侏丽”(juri,又作“游女”、“尾类”、“侏伶”等字)的女妓们十分关切,都当她们是自己女儿一般。这里许多女孩都出身于贫穷家庭,从襁褓里就被卖到此处,但她们在舞蹈和音乐方面都获得了最好的教育和训练。“侏丽”通常扮演类似情妇的角色,而非单纯的性工作者。比起东京吉原的妓女,辻花街女妓的世界要光明美好得多。 某天,朝忠去“染谷”酒馆与萨摩官员开会。他刚到酒馆门外,就看见一个醉酒的萨摩武士正试图强行闯入馆内,大吼大叫,说否则就要带走一个不巧在馆外的一个千琉的女孩。朝忠试图阻止,不料武士抽刀向朝忠砍来,但朝忠不慌不乱地躲开了攻击,以空手道反击,一下就把武士撂倒了。萨摩官员随后急忙跑出酒馆,向朝忠连声感谢和道歉,并把那个武士带走了。 一时间,朝忠成为了染谷酒馆的英雄。鸨母连忙招呼,让千琉跳舞给朝忠看。尽管千琉还在受训阶段,但她已是染谷酒馆里最好的舞者。在其他少女的三线琴伴奏下,千琉跳了两支舞:《探花》、《望月》。舞蹈中的千琉明艳动人,十分娇媚;在朝忠眼里,她像极了自己当年在北京的初恋林珊英。 此后,鸨母询问朝忠是否愿意做千琉的主顾,因为她很快就满16岁可以服侍朝忠了。朝忠起初拒绝了,称自己只是一个贫穷小官,连最低层的仆人都养不起,何况一位情人呢?鸨母却说千琉可以作为专业艺伎以舞维生,钱并非难事——因为琉球国的一位权势人物,即摩文仁领主,非常希望成为千琉的金主,鸨母虽不愿如此,却也不能无来由地拒绝,除非千琉先投入他人怀抱。 当夜,朝忠做了一个噩梦:他梦见摩文仁在追逐千琉。醒来之后,他想起了这个梦,并决定接受鸨母的提议。 第八章:琉球舞姬…… Continue reading Summaries of My Novels (3) Chinese Version

Farewell Lecture at Peking University

Farewell Lecture at Peking University Farewell Lecture by Shinya Murase, Visiting Professor of the Peking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 (2017-2019), held on 28 September 2019, 10:00-12:00, at KoGuan Law Building, Peking University (PKU). Moderator: Professor Song Ying, Deputy Director of th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Law, Peking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 Opening Speech: Professor Li Ming,…… Continue reading Farewell Lecture at Peking University